網上公告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新聞中心> 網上公告

“扶貧校長”任永敏

2019-10-17

新華社記者田恒江:

在西部大開發的熱潮中,記者在大西北,接觸到一位被人們稱之爲“扶貧校長”的陝西人棗任永敏。

八年來,他創辦的“渭南扶貧技校”,先後對2萬多名因貧困而辍學的初高中畢業生、城鄉待業青年、複員軍人和下崗職工進行培訓,幫助他們掌握一技之長,並得到安置或重新就業。
這所扶貧技校曾先後被國家勞動和社會保障部確定爲“國家級就業訓練基地”;並被團中央、公安部、司法部、勞動和社會保障部、建設部、計生委、工商局、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委員會等八部委評爲“全國社區‘千校百萬’外來務工青年培訓工作先進集體”。

2002年7月,在北京召開的全國教育工作會議上,任永敏的扶貧技校又榮獲“全國職業教育先進集體”稱號;8月,他本人第二次被評爲陝西省“十大傑出青年”。

記者所到之處,人們說起任永敏的故事來,就象吐魯番的葡萄,一嘟噜一嘟噜的。

記者在甘肅發現了陝西的任永敏

記者最初聽說任永敏,是在隴東采訪的時候。
甘肃平凉地区的友谊革制品厂工人唐军,2000年4月下岗了。当时他一下子给弄懵了:今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家里老的老 ﹑小的小,还有几口子人要靠他挣工资吃饭呢!
一天,听一起下岗的工友们说,平凉地区就業服務局和陕西一家扶贫技校合作,要对下岗职工进行“免费培训”。唐军心想,天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免费?他便抱着一种怀疑的态度,和几个下岗工友一起,去到平凉市崆峒路新校址看看。

原來,確實是陝西省渭南扶貧職業技術學校投資,在平涼地區辦了個分校,專門面對家庭困的下崗職工和上不起學的城鄉青年,實行減免學費的辦法進行培訓,幫助他們學得一技之長,走向社會,自力就業,擺脫貧困。唐軍他們一聽,就報了名。

消息傳開,和唐軍一起報名參加學習的,還有平涼地區佳雲皮革廠﹑印刷機械廠﹑恒聯公司﹑商業綜合貿易公司﹑外貿地毯廠﹑外貿糧油公司﹑地區肉聯廠和汽車運輸公司等15個企業的下崗工人,以及附近在家待業的初高中畢業﹑有文化的家庭婦女﹑殘疾人和複員軍人等1300多名;分校爲他們總共減免學費達40余萬元。經過六個月的培訓,他們分別學習了烹饪﹑電氣焊﹑家電修理﹑裝飾裝璜﹑微機應用和美容美發等8種專業技術,絕大多數畢業學員陸續走上了新的工作崗位。其中,唐軍﹑趙惠琴﹑鞏小鳳﹑王建國﹑楊華﹑王海波和朱東祥等13人當上了店老板;下崗女工王雪蓮畢業後留校當了分校辦公室副主任。唐軍則擔任了平涼京都酒店廚師長,月工資近千元。

陝西渭南扶貧技校的校長,就是任永敏。中等偏高的個子,渾身有使不完的力氣;略微發胖的臉,永不消失的笑容。

他告訴記者,他的扶貧技校在陝西家鄉已經投資辦了好幾個分校。他是專門爲貧困地區辍學青年和下崗職工辦學的。爲弄清底細,他做了認真地社會調查。陝西之外,甘肅中部山區的定西﹑會甯﹑莊浪,隴東地區的平涼﹑泾川﹑靈台﹑鎮原,甯夏南部的固原﹑西吉﹑同心等地縣,他都走遍了。

他了解到,甘肅、甯夏那些地方十年九旱,群衆生活很苦。遇上連續幹旱,禾苗野草大都枯死,好多地方不光是缺吃、缺穿、缺燒的,就連人畜飲水也困難。前些年,政府經常派汽車爲山民送水,時間一久,成了習慣,只要過路的汽車喇叭一響,不管是不是送水車,村頭的老黃牛、毛驢子,就急不可待地追著汽車跑,天空一群群麻雀也都繞著汽車飛。……這些年雖然大有好轉,但群衆生活還相當困難。

任永敏在定西﹑會甯等地農村調查時,曾經給一些衣衫破爛的老人資助了些錢,幫他們買衣服穿。但他想,這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辦法。于是,就決定象在陝西老家那樣,在甘肅這邊也辦些扶貧技校,幫助更多的人脫貧。2000年春天,在平涼地區黨政部門的幫助下,他們利用原蘭州軍區第六醫院搬遷前在平涼城裏的局部院子和一棟1800多平方米的三層樓房,辦起了扶貧分校。
到平涼分校學習的,除了當地人外,遠在甘肅定西﹑慶陽和甯夏固原地區的幾百名學員也都趕來參加培訓。分校校長饒永春說,兩年來,分校曆屆畢業生的就業率一直保持在95%上下,被平涼地區評爲“下崗職工培訓工作先進單位”。

爲了弄清楚任永敏滿腔熱情大辦扶貧技校的來龍去脈,記者專程趕往陝西渭南、寶雞等地追蹤采訪。

從“塞翁失馬”起步的扶貧技校

說到任永敏辦扶貧技校的緣起,過程滿曲折的。
任永敏家住陝西華縣農村。1982年高考差三四分落榜後,赤手空拳跑到古都西安去“闖世界”。沒有技術,只好憑一身力氣。他曾靠一根麻繩幫別人拉車爬坡,攢了點錢買了輛舊三輪車蹬車給貨主拉腳,後來還販過菜,賣過自行車零件,開過小飯店……。小本營生,混碗飯吃而已。

在社會上闖蕩了幾年,碰了一連串釘子以後,任永敏終于悟出一個淺顯而又深刻的道理:人生在世,沒有一技之長,想經濟上翻身,擺脫貧困,只能是夢想。于是,他經過刻苦努力,一塊又一塊地掙錢攢錢,一次又一次地參加自學考試,居然先後獲得華北電子工程學院電子專業函授班畢業文憑﹑西北大學新聞專業大專文憑﹑北京外貿職業技術學校畢業證書,以及一級面點師和一級烹饪師的技術職稱。

從此,任永敏就象“鳥槍換炮”那樣,幹啥都胸有成竹。後來,通過在鄭州開飯館﹑辦自行車配件廠,有了一些積蓄,他便做起“實業家”的美夢來。

一次,他回陝西老家探親,發現城鄉一些閑散人員,流浪街頭,無所事事,大都是在貧困線上掙紮的辍學青年。憑著自己的實踐體驗,他想,青年人要象這樣,沒有專業知識、沒有一技之長,不可能有什麽希望。于是,便萌生了一個想法:辦個“扶貧技校”,幫助他們學點技術,自力更生,擺脫貧困。
任永敏是個“認死理”﹑說幹就幹的人。他抱著這個想法,專門趕到渭南市臨渭區勞務局,請求在城關找塊地方辦扶貧技校。局長王龍川聽了他的打算,當即表示支持;並和他一起參照有關政策,商量出一套扶貧辦學的優惠辦法:一是對特困生免收全部學費,對有一定經濟困難的貧困生減半收費,其他學員均按省頒短訓收費標准的70-80%優惠收費,以確保在扶貧技校學習的每一位學員都享受到扶貧的實惠;二是控制在校生優惠收費﹑半費﹑免費生的比例爲3∶2∶1,也就是說,每6個在校生中,有兩名是半費生,一名是免費生;三是在任永敏前期適量投資、政府部門給予一定扶持的基礎上,再以學校的名義,辦些商貿項目,增加點收入,以壯大學校經濟實力。接著,又在渭南市勞動局楊永蘭局長的主持下,制定了《陝西省渭南市扶貧職業技術學校免費(半費)培訓錄取通知書》,凡持鄉鎮有效證明換得此通知書報名入學者,均按相關規定標准予以優惠。

策劃完成後,任永敏耐心地做通了妻子的思想工作,毅然決然賣掉自己在鄭州辦的自行車配件廠,以幫助陝西省化工總廠解決周轉資金困難爲先決條件,投資承包了這個廠建在渭南火車站附近的紅星招待所。臨街的主樓,安排招待所繼續營業;院內可容納五六百人的樓房則用來作辦公室、教室和學生宿舍。

1995年初,一切筹备就绪,教师也请来几位。可是,招生簡章一贴出去,社会上议论纷纷:“任永敏办扶贫技校,免费招生,谁相信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人,简直是天上掉馅饼!”“渭南市是陕西省境内兴办各类培训技校最多的地方,共有上百家,看你任永敏能不能站得住脚!

多少天过去了,总算招到一个学生。这个学生按招生簡章的要求,从临渭区劳动服务局办好“扶贫优惠培训通知书”手续,前来报名上学。他名叫周胜利,是周至县农村的一个小伙子,跑到渭南来打工的;他想学烹饪当厨师,将来炒菜做饭开饭馆,看了招生簡章,就投奔任永敏来了。

任永敏欣喜若狂,忙招呼小周到自己房子,與他同吃同住,認真給他教技術,並勸他說:“社會上人們還都不了解我,不相信我;我要你實際看看我扶貧是真是假。你要好好學本領,將來做一個有用的人。”
老實巴交的小周不怎麽會講話,學技術卻很有靈性,任永敏感到很滿意。不料,兩個星期過後,小周突然提出要回周至老家去。任永敏怎麽挽留也不聽,只好給足路費放他走,小周答應兩三天以後就回來。

任永敏掐著指頭算日子,焦急地等待小周歸來。一天兩天過去了,沒回來;第三天中午,眼巴巴地還是沒消息,妻子給老任說,周至到渭南,一百公裏挂零,又順著鐵路線,擡腳就到,講好兩三天回來,到現在沒蹤影,恐怕沒希望了,算了,死了這個心吧!
任永敏坦然地爲妻子寬心道,古人講,“塞翁失馬,安知禍福”,說的是有個邊塞老翁愛養馬,但不知什麽原故那馬跑到塞外去了。別人都爲老翁難過,可是老翁並不悲觀,說這不一定就是壞事啊!果真,後來那馬竟帶著胡地的一匹馬駒回來了。妻子聽說塞翁丟失了一匹馬,最後卻變成了兩匹馬,不由得破啼爲笑了:“誰曉得你那小周是不是塞翁的馬呢!”

話雖是這樣說,可任永敏自己心裏也一直在打鼓,誰知那小周能不能象塞翁的馬,再回到扶貧技校來呢!第三天一直到夜幕降臨,還是不見人影。任永敏本來是條出了名的硬漢子,如今在一種被衆人普遍誤解、感到莫大委屈的心情下,想道,自己下了那麽大的決心,辦起偌大一個扶貧技校,幾十天才招了一個學生,結果還中途回了老家!想到這裏,再也忍耐不住了,便獨自一個人,趁黑跑到郊外一個果園裏,大哭了一場。

直到夜裏八九點鍾回家,在路過火車站附近時,遠遠看見周勝利背著包包回來了,而且還領了兩個小夥子,要一起參加學習。比塞翁的馬還要強,不是一個變兩個,而是一個變三個!見此情景,任永敏一下子激動得不知說什麽好,兩眼含淚,連忙把孩子們接到路旁的飯館裏,吃了一頓肉夾餅……

就這樣,1996年春節前,共招了8名學生;年假過後,正月初十開學時,回家過年的8個學生又領了5個年輕人來了,于是,8個學生變成了13個。恰巧,這年3月,陝西廣播電台記者路漫了解到任永敏扶貧辦學和13位學生免費上學的事,就在電台《社會面面觀》專欄作了報道,産生了較大影響,一傳十,十傳百,個把月工夫,學生就增加到260多人。

一時間,“渭南有個扶貧技校,窮學員吃飯不掏錢”的佳話,傳遍關中、陝北和陝南;不久,鄰省甘肅﹑甯夏和河南的好多農村也都有年輕人聞訊持當地民政部門的介紹信趕來參加學習。截至1997年,學生多達1000余人,老師也增加到30人;兩年間,共爲貧困學生減免學費12萬元。
任永敏的“扶貧技校”,逐漸步入正軌;在人們的眼裏,總算象個學校的樣子了。

實心扶貧就不能“守株待兔”

飽嘗沒有技術、流落街頭、寄人籬下、不得溫飽之苦,又對掌握技術、自力更生、挺起腰杆、擺脫貧困有著深切體會的任永敏,一心想千方百計辦好這個技校,爲貧困青年和下崗職工架起一座通往富裕的橋梁。
但經過一段實踐,任永敏發現,扶貧技校的服務對象應當主要在偏遠﹑閉塞﹑貧窮、落後的山窪窪、溝岔岔裏邊,學校如果一味地“守株待兔”、等學生上門,那就會耽誤好多消息不靈的貧困青年。于是,他在每年招生期間,都要帶上學校工作人員,到偏遠的貧困山區走一走,大力宣傳扶貧技校的承諾,與當地政府有關部門合作,把真正貧困的學生招上來。
陝南洛南縣何麗紅、何麗霞姐妹倆,八九歲上,父母雙亡,成了孤兒,生活尚無著落,更談不上進學校讀書了。任永敏在陝南農村調查時發現了她們,就征得同意,當即拍板,免去全部學費和生活費,招進學校學習烹饪;畢業後,被北京四中錄用,姐妹倆月工資分別拿到800元和1000元。

南鄭縣合同鄉的石漢華、洛南縣永豐鎮的王霞、永壽縣窦家鄉的窦文強、長安縣郭杜鎮的張良鳳等貧困生,都是任永敏在深入山區調查過程中發現並錄取進校的。

更多的學生則是聽到消息,自己找上門來的。

那年盛夏的一天,任永敏剛從地縣招生回來,有位年逾花甲的老大爺領著一個瘦小的姑娘,怯生生地走進他的辦公室。老人家拿出一張貧困證明信,小姑娘痛哭流涕地訴說道,她名叫張亮,家住大荔縣,小學四年級時,父母離異,父親出走,母親改嫁,張亮就跟著爺爺,靠親友幫襯渡日;初中畢業,年邁的爺爺背了一身債,再也無法供她上學了。說著說著,小張亮撲通一聲跪倒在地:“我交不起學費,學校不要我;爺爺老了,沒有人管我。任校長,我要上學……”不等姑娘說完,任永敏一把扶起她,說:“沒人要你我要你,沒人管你我管你!”當即安頓張亮免費上了幼師班。誰知入學不久的一個晚上,由于不習慣,小張亮半夜從架子床上掉下來,摔折胳膊,任永敏聞訊,急忙親自開車送到醫院急診,並爲她支付了3000多元的醫療費,治好了病。天資聰明的張亮學習十分用功,畢業後又考上西安藝術學院,繼續深造去了。

有一天,渭南市電視台轉給任永敏一封信,是潼關縣港口鄉一個名叫姚江峰的初中畢業生寫來的。信上說,他家是水庫區移民,生活困難,兩個弟弟也要上學,自己眼看就要辍學,請求免費到扶貧技校學習。任永敏專程趕往近100公裏以外的潼關,找到姚江峰家去看望。情況落實後,他當機立斷,馬上帶小江峰到扶貧技校上學;臨離開潼關時,還給姚家留了500元錢,叮囑讓小江峰的兩個弟弟在家鄉繼續上學。

又有一次,聽說大荔縣部分黃河岸坍塌,華原鄉大量耕地“掉河”,群衆生活十分困難,好多學生陸續辍學。任永敏急不可待地趕到大荔,直接去找縣長王煥友,表示願意以優惠辦法培訓災區貧困孩子,並力爭在他們畢業後安排一份穩定的工作。王縣長同意後,縣上還決定承擔一部分培訓費,任永敏便在渭南市臨渭區勞務服務局領導同志的陪同下,專車把華原鄉的29名貧困學生接到扶貧技校來學習。
爲了經常性地幫助貧困地區辍學青年及時得到培訓,幾年來,任永敏主持扶貧技校先後與革命老區延安寶塔區、佳縣、藍田縣紅門寺鄉,貧困地區富平縣底店鄉、臨渭區花園鄉、華縣東趙鄉、南鄭縣合同鄉,以及大荔縣的6個災區鄉鎮,簽訂了減免學費招收學生的合同書。

8年來,共有12000余名學生享受到扶貧待遇,減免學雜費近130萬元,收到社會各類捐助80余萬元。截至目前,除了陝西省內各地學生外,甘肅、甯夏、青海、河南、河北等省區,也有不少學生慕名前來求學,受到扶貧技校一視同仁地熱情對待。

“五連環”創出與衆不同的特色

渭南距西安六十来公里,是关中平原东部最大的地级市。从改革开放开始,到任永敏创办扶贫技校时为止,这里以烹饪技术培训为代表的各类职业教育学校已开办了100 多家,成为中国西部有名的“烹饪城”。
在市場經濟時代,職教技校招徕生源競爭的激烈程度,遠遠超出了人們的想象。這種時候,在這種環境裏,就象“半路地殺出個程咬金”似的,任永敏辦了個“扶貧技校”,一開始,就有不少好心人替他捏了把汗:老任的想法好是好,但在風行各種職業教育的渭南,能不能站得住腳,還要打個問號。

可是,實踐證明,任永敏不單是站住了腳,而且還出乎人們意料地後來居上。
目前,他的扶貧技校已經發展到擁有一個總校、6個分校;從一個學生、帶來兩個學生,發展到在校學生保有量達5000多名;8年來已畢業2萬多名學生,就業率一直保持在95%以上,在渭南地區,乃至全省、西部地區,名列前茅。

任永敏成功的訣竅在哪兒?采訪中,聽說他們在實踐中闖出了一套“五連環”的發展思路,引起記者濃厚興趣。

棗從招收農村貧困青年到招收城市失業青年。

扶貧技校紅紅火火地向前發展,影響越越來越大,不少城市青年聞訊,也趕來報名參加培訓學習。任永敏二話不說,告訴學校招生辦公室,不分城鄉,來者不拒。

在渭南,他們聯合紅旗水泥廠、市橡膠廠、海昌空調銷售部等多家企業的廠長、經理,共同發起了“父母下崗,不讓孩子失學”的助學活動,對于那些願意上扶貧技校的學生,一律予以優待;扶貧技校領導班子成員還在市勞動局的幫助下,和那些廠長、經理一起,與一批下崗特困職工結成“對子”,每人資助2名學生的全部學雜費用,直到下崗職工重新就業爲止。
對外地的城市辍學待業青年,任永敏也是一視同仁,按政策盡量優惠。甘肅、甯夏、青海、河北、河南等省區,都有城市青年來渭南奔扶貧技校的。

甘肅省靈台縣萬寶川農場老職工陳克明,有兩個女兒和一個兒子:亞琴、亞莉和亞明,同在城裏長大,因高考未中,待業在家。爲了讓三個孩子通過職業教育走上成才之路,老陳又是聽廣播、看電視,又是翻雜志、剪報紙,搜集了全國好多地方職教技術學校的資料,並按照資料線索,還專門跑到不少地方去考察,想經過比較,挑選一個放心的學校和可心的專業。最後,終于被任永敏的事迹所感動,便選定了渭南扶貧技校。三個孩子先後以優異成績畢業,分別被安排到渭南、大連等地就業。

棗從培訓青年學生到培訓下崗職工。

自扶貧技校創辦的第二年開始,任永敏便把培訓下崗職工學得一技之長、實現再就業夢想、自力更生擺脫貧困,納入自己的教學計劃。他們先後與渭南市的13家破産、虧損企業簽訂了免費培訓下崗職工的合作協議,使460多名職工得到培訓,並陸續重新就業;陝西化工總廠是他們著力扶持的重點困難企業。經過培訓,這個廠有26名下崗職工留校就業,另外還免費培訓了200名下崗職工,並聯系有關部門予以安置。
幾年來,任永敏的扶貧技校已經幫助陝西、甘肅等省區的特困企業近千名下崗職工經過培訓、重新就業。
甘肅平涼地區友誼革制品廠女工張紅霞,下崗後,沒有了工作崗位,沒有了固定收入,家庭生活困難,丈夫找茬鬧離婚,最後連家庭、丈夫、孩子都沒有了。在下崗工友們的參謀下,她免費進了任永敏在平涼創辦的扶貧技術分校。五個月後,在美容美發班學習畢業,到平涼城裏鬧市區開了個“自強美容美發店”,月收入上千元,不單不再爲溫飽發愁,而且重新建立了新家庭,走上了新的人生道路。
棗從抓職業教育到支援普通義務教育。

在陝西省一次職業教育經驗交流會上,任永敏介紹了他開創的“以商貿補職教,以職教帶普教,以育人濟天下”的辦學新路子,受到省教育部門的高度重視。

以商貿補職教:一方面,任永敏用自己辦企業獲利投入扶貧辦學基本資金,並從社會企業界募集部分捐助資金;同時,還組織在校學生利用課余時間開辦飯店、汽車修理廠、服裝鋪、理發店、擺夜市,或給人打零工、計時工,參加一些力所能及的勤工儉學活動,以解決部分生活費用。

以職教帶普教:從職業教育經費中,抽出一定比例資金,扶持一些經費上難以爲繼的普通中學,創造條件,搞好義務教育,做到“職教、普教並舉”。

1998年秋天,任永敏回到闊別已久的老家華縣,順路去訪問自己的母校棗瓜坡中學。不料,一進校門,闖入他眼簾的,竟是長滿校園、比人還高的荒草;當年他上過課的教室黑板上,寫著養豬飼料的配方。經打聽,才知道學校因經費困難,已于6年前停辦,校舍年久失修破敗不堪;各個教室先後被附近農民租去養豬、養雞、養羊,或作牛圈、馬廄。原先在這裏上學的孩子,被迫分別到七、八裏路以外的一個鎮辦中學或一個鄉辦中學去就讀。去鎮辦中學很遠,不方便;而去鄉辦中學,還得連續過一條鐵路、一條公路,又很不安全,近幾年,已有三名中學生死于車禍,受傷的學生也有十幾名。周圍十萬鄉親,早就急切盼望恢複瓜坡中學。

耳聞目睹了這一切,任永敏心裏很不是滋味。當時,他的腦子裏立即閃現出一個念頭:從辦職業教育的經費中,撥出一部分錢來,用于扶持普教。于是,他專程趕到縣上,同有關部門交換了自己的想法,馬上得到縣委、縣府負責人和教育局長的同意,並趁熱打鐵,簽訂了協作合同,議定:由任永敏承租原瓜坡中學的50畝校舍,先期投入40萬元,修繕教室宿舍、配備硬件設施、聘請一批老中青教師,重新恢複瓜坡中學;然後,利用部分校舍,再辦一個扶貧技校的分校。
恢複瓜坡中學、創辦扶貧分校的計劃如期實現了,甭提當地三鄉十八村的鄉親們有多高興了。陝西省教育部門的負責人認爲,任永敏闖出了一條“以商貿補職教,以職教養普教,以育人濟天下”的辦學新路子。
棗從在本地區辦學到去外地、外省辦學。

幾年來,任永敏總結扶持瓜坡的實踐經驗,先後對陝南商洛地區糧食職工子弟中學、西安鐵路分局蔡家坡鐵路中學、渭南市輕工學校、鹹陽建華大學等正規學校進行了扶持和重組,使這些瀕于倒閉或已經倒閉的學校得以恢複新生。
記者在采訪蔡家坡鐵路中學時,同這裏新辦的扶貧職業技術分校李滿朝校長,以及分校所在地的岐山縣教育局李複成局長交換了意見。李局長說,蔡家坡鐵中建校已有72年的曆史,到了目前商品經濟時期,由于資金投入不足等原因,硬是辦不下去了;多虧任永敏他們扶持,現在又起死回生了。他說,當前,岐山全縣初中升高中的比例僅僅只有20%左右;高中教學設施也嚴重不足,高考升學率就更低了。岐山縣教育局還要與任永敏、李滿朝他們進一步協商,請他們幫助岐山縣更多的普通中學脫貧解困呢!
棗從畢業生自謀生路到學校出面幫助畢業生找出路。

任永敏認爲,在市場經濟條件下,學校的畢業生在本質上同工廠的産品一樣,都要接受“優勝劣汰”規律的檢驗,適者生存,反之則遭揚棄;我們辦職業技校,目的在于幫助學員畢業後順利就業,千萬不能不顧人才市場需求,盲目地以爲“皇帝的女兒不愁嫁”,搞一廂情願。

爲此,他們始終堅持經常作人才市場調查,及時按照市場需求調整學校專業的設置,使學校原以烹饪專業爲主,逐步發展成爲擁有小吃中廚、高級廚師、微機應用、家電維修、機電制冷、服裝剪裁、美發盤頭、美容化妝、美發美容、幼兒教師、畜牧獸醫、攝影攝像、裝飾裝璜油漆、電腦裝璜設計、大小汽車修理、摩托車修理和電焊氣焊等17個專業,盡可能與市場需求接軌;
與此同時,他們在全國廣泛調研的基礎上,先後在北京、上海、廣州、西安、大連、深圳等全國主要大中城市設立了18個安置服務點,主動向人才市場“推銷各個專業的畢業生”。這樣,既對口、又及時,深受相關部門歡迎,畢業生安置就業率年均達到95%以上。中共中央辦公廳秘書局、中央直屬機關事務管理局、國務院事務管理局、財政部、交通部、建設部、航空航天部、廣電部等中央部門,都曾專程來渭南扶貧技校選用畢業學員。
“底氣十足”來自科學管理

記者在采訪中,著重想破解這樣一個問題:“作爲一個企業家,而不是職業教育家,任永敏究竟依靠什麽,使得扶貧技校底氣這麽足,如此具有出人意料的旺盛生命力,受到廣大家長和待業青年、下崗工、複員回鄉軍人的熱烈歡迎,並獲得迅猛發展?”
副校長張濤告訴記者,除了前邊已經介紹過的“五連環”思路外,任永敏主要還圍繞科學管理,抓了以下幾個方面:

首先,開創出一種扶貧性質的資金注入辦學模式,即“以商貿促職教,以職教帶普教,職普並舉,提高國民素質。”具體做法是:通過舉辦商貿業及勞動力密集型加工業,組織一些沒有技術能力但有求職願望的人員(同時也安排一些貧困學員課余參加),通過打工,或半工半讀的方式,進行資金集累,商貿業及加工業負責支付勞動者相應的生活費用和適當獎金,剩余部分,在滿足職業教育一般教學活動、行政辦公等所需費用後,由職業技術教育部門,用于學生的勞動技能訓練,以保證職業教育的質量;同時,從職教收入中抽出一定比例資金,補充普教相關經費的不足,以促進義務教育的發展;義務教育學生畢業後,除部分升入高一級學校繼續深造外,“落榜生”一律轉入職教,接受技術培訓,這樣,普教反過來又增加了職教的生源。按照這一辦學模式,任永敏已把當初的扶貧技校從單一的職業技術教育,發展成爲今天擁有商貿服務業、職業教育業、普及教育業“三位一體”的綜合性集團,受到國家勞動和社會保障部培訓司的充分肯定。

其次,掌握好用人權,確保師資質量。教師始終是教學的主導方面;師資水平如何,直接決定著教學的質量。任永敏深知其中的奧妙和利害。在渭南市及臨渭區教育部門的支持下,他們扶貧技校擁有自主的用人權、獎懲權。
張濤副校長告訴記者,有了靈活的用人機制,就可以通過擇優錄用,有效地建立起一支品學兼優的教師隊伍;通過競爭上崗,優勝劣汰,使大家都有一種“搞不好就得出局”的危機感。同樣,公開公正地實行獎勤罰懶,就可以激發大家的好勝心和責任心。
任永敏經常給老師們講:“扶貧不是施舍,更不是憐憫,而是要建立起相互理解與愛護的紐帶,讓學生們真正成才。”他還說:“沒有學不會的學生,只有不負責任的教師。”他的這些見解,對老師們觸動很大。
扶貧技校的學生,大多是來自邊遠、貧困山區的農家子弟,一方面,淳樸誠實,求知欲強,學習自覺性比較高;另一方面,文化水平低,感悟能力差,存在一種自卑心理。爲了盡快消除貧困學生與老師之間無形的隔閡,老師們普遍采用以真誠的愛心去換取信任的方法,在思想上同他們從溝通到打成一片,收到了良好效果。有不少老師,拿出自己的工資,給學生買學習用品;有的則拿出自家孩子的衣裳,送給學生禦寒;還有的老師在學生生病時,把學生從樓上背上背下,熬湯喂藥,晝夜照看。……這樣一來,學生們學習專業知識的積極性更高了。

第三,建立教學質量監督體系,搞好教學效果測評。張濤介紹說,就中國的現狀而言,職業教育沒有現成的教學模式。任永敏和同事們一起,針對職業教育實踐性亟強的特點,在實踐中摸索出一系列新鮮而有效的方法:一是教學抓住“三環節”,即理論教學、操作演示、實踐訓練,盡力幫助學生把理論與實踐結合起來。二是組建成家庭、學校、教師、學員“四位一體”的教學質量監督體系。扶貧技校實行“月假”制度。依據教學進度,學校對學員進行不定期抽查,並按時舉行月考;每個月將教學內容和考核成績通報給家長,由家長在月假中對學員進行監督演練;教師給學員的成績打分,學員給教師的能力打分,家長對教學雙方作出評價反饋學校;校方再根據綜合情況對教師兌現獎懲。

任永敏經常在教職員工大會小會上講:“誤人子弟,如殺人父兄。”在他的帶動下,全校上下自始至終嚴格堅持教學效果監督測評辦法,效果十分顯著,受到市上和省上教育部門的充分肯定。
第四,重視發揮畢業生的作用,強化持續性發展的機制。
任永敏認爲,職業教育同其它各種類型的教育一樣,都存在“一點兩面”的情況,“一點”就是教學質量,“兩面”就是招生面和安置面。他說,只要教學質量好,安置就不難,招生也就容易了。根據幾年來的實踐,畢業生在爲母校提高教學質量、搞好安置工作、擴大招生等幾個方面,都可以發揮很重要的作用。
棗畢業生服務于教學。學生畢業分配後,學校不定期地組織教師、中層幹部對畢業生進行回訪,了解用人單位的意見,調查人才市場的最新信息,以及畢業生在工作崗位上表現出來的長處和薄弱環節,回校後反饋給教研室,以及時調整教學計劃,充實教學內容,使教學工作與市場需求更緊密地銜接起來。

棗畢業生服務于安置。其一,畢業生在工作中表現滿意,用人單位的老板就會與其他相熟悉的老板通氣,一傳十、十傳百,便出現了竟相到扶貧技校來挑選畢業生的場面;其二,通過在相關城市建立“扶貧技校校友會”,組織畢業生及時互通信息、互相幫助、互相提攜,一方面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另一方面積極地向老板及同行推薦新畢業的校友,並向母校傳送用人信息。在畢業生的協助下,扶貧技校建立了全國性的“安置信息網站”,學校已經堅持利用商業信函和電腦網絡向各地推薦畢業生好幾年了。
棗畢業生服務于招生。畢業生就業後,工作幹得好,工資掙得多,家長就會情不自禁地爲扶貧技校充當義務宣傳員,熱情地爲扶貧技校揚名,招徕學員;與此同時,畢業生也會以感激母校的心情,在他的左鄰右舍或老同學當中,擴大扶貧技校的影響;學校規定,凡是把新學員領到學校來報名上學的校友,學校負責報銷路費,好多新學員就是這樣由畢業生親自領來的。畢業生服務于招生,也自然成了扶貧技校擴大“生源”、持續發展的一個重要渠道。

最後,加強黨的領導,活躍團的生活,使扶貧技校既保持正確的辦學方向,又充滿朝氣蓬勃的氣氛。
“企業家辦校,千萬不能脫離黨的領導。”作爲一名共産黨員,任永敏在這一點上非常明確、堅定。學校是他一手辦起來的,但他從不獨斷專行。在渭南市委的關心下,學校成立了黨小組,集體負責處理各種重大問題。在學校團委的倡導下,青年學生每天參加升國旗儀式;並經常舉辦演講比賽、體育運動會、技術表演、衛生評比和歌舞晚會等集體活動。記者在采訪中,感到任永敏和他的同事們,辦學態度的認真程度,實在不亞于任何一家公辦學校。

任永敏辦學雖然只有短短的六年多時間,但他早已是弟子成千上萬、“桃李滿天下”了。截至目前,渭南扶貧技校已先後被評爲省、市級“先進教學單位”、“科技扶貧示範單位”、“陝西省外來務工青年定點培訓單位”,榮獲“全國外來務工青年培訓工作先進集體”、“國家級就業訓練基地成員單位”和“全國職業教育先進集體”等榮譽稱號;任永敏自己也先後獲得各級政府部門的表彰及社會各屆的好評,被評爲“陝西省十大傑出青年”、“新長征突擊手”,國家體改委和中國改革出版社聯合授予他“全國改革開放卓越人物”榮譽稱號。

在采訪結束的時候,記者順便到任永敏家裏去看看,真是沒想到,這位被外界傳說爲“慷慨扶貧辦學的百萬富翁”,一家三口,至今卻一直住在學校招待所一間不足二十平方米的單間裏;平時,妻子也在學校行政辦公室上班,家裏很少開夥做飯,而是同學生一起吃大竈。
任永敏一再央求记者,不要过份突出宣传他个人。他甚至动情地说:“共产党员就是要以代表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为己任,但就一个人来讲,不可能单枪匹马包打天下。说实在话,我是扶贫技校的创始人,但事情都是大家干的。”他举出张涛、赵长德、李满朝、陈克明、惠永武、王金民、李峰、袁香、徐刚、孙天民和邓玉霞等教职员工的一大串名字,说,这些同志,常年辛辛苦苦实干在第一线,他们才是应该充分宣传表彰的。……“扶貧校長”任永敏

新華社記者田恒江

在西部大開發的熱潮中,記者在大西北,接觸到一位被人們稱之爲“扶貧校長”的陝西人棗任永敏。
八年來,他創辦的“渭南扶貧技校”,先後對2萬多名因貧困而辍學的初高中畢業生、城鄉待業青年、複員軍人和下崗職工進行培訓,幫助他們掌握一技之長,並得到安置或重新就業。
這所扶貧技校曾先後被國家勞動和社會保障部確定爲“國家級就業訓練基地”;並被團中央、公安部、司法部、勞動和社會保障部、建設部、計生委、工商局、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委員會等八部委評爲“全國社區‘千校百萬’外來務工青年培訓工作先進集體”。
2002年7月,在北京召開的全國教育工作會議上,任永敏的扶貧技校又榮獲“全國職業教育先進集體”稱號;8月,他本人第二次被評爲陝西省“十大傑出青年”。
記者所到之處,人們說起任永敏的故事來,就象吐魯番的葡萄,一嘟噜一嘟噜的。

記者在甘肅發現了陝西的任永敏

記者最初聽說任永敏,是在隴東采訪的時候。
甘肃平凉地区的友谊革制品厂工人唐军,2000年4月下岗了。当时他一下子给弄懵了:今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家里老的老 ﹑小的小,还有几口子人要靠他挣工资吃饭呢!

一天,听一起下岗的工友们说,平凉地区就業服務局和陕西一家扶贫技校合作,要对下岗职工进行“免费培训”。唐军心想,天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免费?他便抱着一种怀疑的态度,和几个下岗工友一起,去到平凉市崆峒路新校址看看。
原來,確實是陝西省渭南扶貧職業技術學校投資,在平涼地區辦了個分校,專門面對家庭困的下崗職工和上不起學的城鄉青年,實行減免學費的辦法進行培訓,幫助他們學得一技之長,走向社會,自力就業,擺脫貧困。唐軍他們一聽,就報了名。

消息傳開,和唐軍一起報名參加學習的,還有平涼地區佳雲皮革廠﹑印刷機械廠﹑恒聯公司﹑商業綜合貿易公司﹑外貿地毯廠﹑外貿糧油公司﹑地區肉聯廠和汽車運輸公司等15個企業的下崗工人,以及附近在家待業的初高中畢業﹑有文化的家庭婦女﹑殘疾人和複員軍人等1300多名;分校爲他們總共減免學費達40余萬元。經過六個月的培訓,他們分別學習了烹饪﹑電氣焊﹑家電修理﹑裝飾裝璜﹑微機應用和美容美發等8種專業技術,絕大多數畢業學員陸續走上了新的工作崗位。其中,唐軍﹑趙惠琴﹑鞏小鳳﹑王建國﹑楊華﹑王海波和朱東祥等13人當上了店老板;下崗女工王雪蓮畢業後留校當了分校辦公室副主任。唐軍則擔任了平涼京都酒店廚師長,月工資近千元。
陝西渭南扶貧技校的校長,就是任永敏。中等偏高的個子,渾身有使不完的力氣;略微發胖的臉,永不消失的笑容。
他告訴記者,他的扶貧技校在陝西家鄉已經投資辦了好幾個分校。他是專門爲貧困地區辍學青年和下崗職工辦學的。爲弄清底細,他做了認真地社會調查。陝西之外,甘肅中部山區的定西﹑會甯﹑莊浪,隴東地區的平涼﹑泾川﹑靈台﹑鎮原,甯夏南部的固原﹑西吉﹑同心等地縣,他都走遍了。

他了解到,甘肅、甯夏那些地方十年九旱,群衆生活很苦。遇上連續幹旱,禾苗野草大都枯死,好多地方不光是缺吃、缺穿、缺燒的,就連人畜飲水也困難。前些年,政府經常派汽車爲山民送水,時間一久,成了習慣,只要過路的汽車喇叭一響,不管是不是送水車,村頭的老黃牛、毛驢子,就急不可待地追著汽車跑,天空一群群麻雀也都繞著汽車飛。……這些年雖然大有好轉,但群衆生活還相當困難。
任永敏在定西﹑會甯等地農村調查時,曾經給一些衣衫破爛的老人資助了些錢,幫他們買衣服穿。但他想,這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辦法。于是,就決定象在陝西老家那樣,在甘肅這邊也辦些扶貧技校,幫助更多的人脫貧。2000年春天,在平涼地區黨政部門的幫助下,他們利用原蘭州軍區第六醫院搬遷前在平涼城裏的局部院子和一棟1800多平方米的三層樓房,辦起了扶貧分校。
到平涼分校學習的,除了當地人外,遠在甘肅定西﹑慶陽和甯夏固原地區的幾百名學員也都趕來參加培訓。分校校長饒永春說,兩年來,分校曆屆畢業生的就業率一直保持在95%上下,被平涼地區評爲“下崗職工培訓工作先進單位”。
爲了弄清楚任永敏滿腔熱情大辦扶貧技校的來龍去脈,記者專程趕往陝西渭南、寶雞等地追蹤采訪。

從“塞翁失馬”起步的扶貧技校

說到任永敏辦扶貧技校的緣起,過程滿曲折的。
任永敏家住陝西華縣農村。1982年高考差三四分落榜後,赤手空拳跑到古都西安去“闖世界”。沒有技術,只好憑一身力氣。他曾靠一根麻繩幫別人拉車爬坡,攢了點錢買了輛舊三輪車蹬車給貨主拉腳,後來還販過菜,賣過自行車零件,開過小飯店……。小本營生,混碗飯吃而已。
在社會上闖蕩了幾年,碰了一連串釘子以後,任永敏終于悟出一個淺顯而又深刻的道理:人生在世,沒有一技之長,想經濟上翻身,擺脫貧困,只能是夢想。于是,他經過刻苦努力,一塊又一塊地掙錢攢錢,一次又一次地參加自學考試,居然先後獲得華北電子工程學院電子專業函授班畢業文憑﹑西北大學新聞專業大專文憑﹑北京外貿職業技術學校畢業證書,以及一級面點師和一級烹饪師的技術職稱。
從此,任永敏就象“鳥槍換炮”那樣,幹啥都胸有成竹。後來,通過在鄭州開飯館﹑辦自行車配件廠,有了一些積蓄,他便做起“實業家”的美夢來。
一次,他回陝西老家探親,發現城鄉一些閑散人員,流浪街頭,無所事事,大都是在貧困線上掙紮的辍學青年。憑著自己的實踐體驗,他想,青年人要象這樣,沒有專業知識、沒有一技之長,不可能有什麽希望。于是,便萌生了一個想法:辦個“扶貧技校”,幫助他們學點技術,自力更生,擺脫貧困。
任永敏是個“認死理”﹑說幹就幹的人。他抱著這個想法,專門趕到渭南市臨渭區勞務局,請求在城關找塊地方辦扶貧技校。局長王龍川聽了他的打算,當即表示支持;並和他一起參照有關政策,商量出一套扶貧辦學的優惠辦法:一是對特困生免收全部學費,對有一定經濟困難的貧困生減半收費,其他學員均按省頒短訓收費標准的70-80%優惠收費,以確保在扶貧技校學習的每一位學員都享受到扶貧的實惠;二是控制在校生優惠收費﹑半費﹑免費生的比例爲3∶2∶1,也就是說,每6個在校生中,有兩名是半費生,一名是免費生;三是在任永敏前期適量投資、政府部門給予一定扶持的基礎上,再以學校的名義,辦些商貿項目,增加點收入,以壯大學校經濟實力。接著,又在渭南市勞動局楊永蘭局長的主持下,制定了《陝西省渭南市扶貧職業技術學校免費(半費)培訓錄取通知書》,凡持鄉鎮有效證明換得此通知書報名入學者,均按相關規定標准予以優惠。

策劃完成後,任永敏耐心地做通了妻子的思想工作,毅然決然賣掉自己在鄭州辦的自行車配件廠,以幫助陝西省化工總廠解決周轉資金困難爲先決條件,投資承包了這個廠建在渭南火車站附近的紅星招待所。臨街的主樓,安排招待所繼續營業;院內可容納五六百人的樓房則用來作辦公室、教室和學生宿舍。

1995年初,一切筹备就绪,教师也请来几位。可是,招生簡章一贴出去,社会上议论纷纷:“任永敏办扶贫技校,免费招生,谁相信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人,简直是天上掉馅饼!”“渭南市是陕西省境内兴办各类培训技校最多的地方,共有上百家,看你任永敏能不能站得住脚!
多少天过去了,总算招到一个学生。这个学生按招生簡章的要求,从临渭区劳动服务局办好“扶贫优惠培训通知书”手续,前来报名上学。他名叫周胜利,是周至县农村的一个小伙子,跑到渭南来打工的;他想学烹饪当厨师,将来炒菜做饭开饭馆,看了招生簡章,就投奔任永敏来了。

任永敏欣喜若狂,忙招呼小周到自己房子,與他同吃同住,認真給他教技術,並勸他說:“社會上人們還都不了解我,不相信我;我要你實際看看我扶貧是真是假。你要好好學本領,將來做一個有用的人。”
老實巴交的小周不怎麽會講話,學技術卻很有靈性,任永敏感到很滿意。不料,兩個星期過後,小周突然提出要回周至老家去。任永敏怎麽挽留也不聽,只好給足路費放他走,小周答應兩三天以後就回來。
任永敏掐著指頭算日子,焦急地等待小周歸來。一天兩天過去了,沒回來;第三天中午,眼巴巴地還是沒消息,妻子給老任說,周至到渭南,一百公裏挂零,又順著鐵路線,擡腳就到,講好兩三天回來,到現在沒蹤影,恐怕沒希望了,算了,死了這個心吧!
任永敏坦然地爲妻子寬心道,古人講,“塞翁失馬,安知禍福”,說的是有個邊塞老翁愛養馬,但不知什麽原故那馬跑到塞外去了。別人都爲老翁難過,可是老翁並不悲觀,說這不一定就是壞事啊!果真,後來那馬竟帶著胡地的一匹馬駒回來了。妻子聽說塞翁丟失了一匹馬,最後卻變成了兩匹馬,不由得破啼爲笑了:“誰曉得你那小周是不是塞翁的馬呢!”
話雖是這樣說,可任永敏自己心裏也一直在打鼓,誰知那小周能不能象塞翁的馬,再回到扶貧技校來呢!第三天一直到夜幕降臨,還是不見人影。任永敏本來是條出了名的硬漢子,如今在一種被衆人普遍誤解、感到莫大委屈的心情下,想道,自己下了那麽大的決心,辦起偌大一個扶貧技校,幾十天才招了一個學生,結果還中途回了老家!想到這裏,再也忍耐不住了,便獨自一個人,趁黑跑到郊外一個果園裏,大哭了一場。

直到夜裏八九點鍾回家,在路過火車站附近時,遠遠看見周勝利背著包包回來了,而且還領了兩個小夥子,要一起參加學習。比塞翁的馬還要強,不是一個變兩個,而是一個變三個!見此情景,任永敏一下子激動得不知說什麽好,兩眼含淚,連忙把孩子們接到路旁的飯館裏,吃了一頓肉夾餅……

就這樣,1996年春節前,共招了8名學生;年假過後,正月初十開學時,回家過年的8個學生又領了5個年輕人來了,于是,8個學生變成了13個。恰巧,這年3月,陝西廣播電台記者路漫了解到任永敏扶貧辦學和13位學生免費上學的事,就在電台《社會面面觀》專欄作了報道,産生了較大影響,一傳十,十傳百,個把月工夫,學生就增加到260多人。
一時間,“渭南有個扶貧技校,窮學員吃飯不掏錢”的佳話,傳遍關中、陝北和陝南;不久,鄰省甘肅﹑甯夏和河南的好多農村也都有年輕人聞訊持當地民政部門的介紹信趕來參加學習。截至1997年,學生多達1000余人,老師也增加到30人;兩年間,共爲貧困學生減免學費12萬元。
任永敏的“扶貧技校”,逐漸步入正軌;在人們的眼裏,總算象個學校的樣子了。

實心扶貧就不能“守株待兔”

飽嘗沒有技術、流落街頭、寄人籬下、不得溫飽之苦,又對掌握技術、自力更生、挺起腰杆、擺脫貧困有著深切體會的任永敏,一心想千方百計辦好這個技校,爲貧困青年和下崗職工架起一座通往富裕的橋梁。
但經過一段實踐,任永敏發現,扶貧技校的服務對象應當主要在偏遠﹑閉塞﹑貧窮、落後的山窪窪、溝岔岔裏邊,學校如果一味地“守株待兔”、等學生上門,那就會耽誤好多消息不靈的貧困青年。于是,他在每年招生期間,都要帶上學校工作人員,到偏遠的貧困山區走一走,大力宣傳扶貧技校的承諾,與當地政府有關部門合作,把真正貧困的學生招上來。
陝南洛南縣何麗紅、何麗霞姐妹倆,八九歲上,父母雙亡,成了孤兒,生活尚無著落,更談不上進學校讀書了。任永敏在陝南農村調查時發現了她們,就征得同意,當即拍板,免去全部學費和生活費,招進學校學習烹饪;畢業後,被北京四中錄用,姐妹倆月工資分別拿到800元和1000元。

南鄭縣合同鄉的石漢華、洛南縣永豐鎮的王霞、永壽縣窦家鄉的窦文強、長安縣郭杜鎮的張良鳳等貧困生,都是任永敏在深入山區調查過程中發現並錄取進校的。

更多的學生則是聽到消息,自己找上門來的。

那年盛夏的一天,任永敏剛從地縣招生回來,有位年逾花甲的老大爺領著一個瘦小的姑娘,怯生生地走進他的辦公室。老人家拿出一張貧困證明信,小姑娘痛哭流涕地訴說道,她名叫張亮,家住大荔縣,小學四年級時,父母離異,父親出走,母親改嫁,張亮就跟著爺爺,靠親友幫襯渡日;初中畢業,年邁的爺爺背了一身債,再也無法供她上學了。說著說著,小張亮撲通一聲跪倒在地:“我交不起學費,學校不要我;爺爺老了,沒有人管我。任校長,我要上學……”不等姑娘說完,任永敏一把扶起她,說:“沒人要你我要你,沒人管你我管你!”當即安頓張亮免費上了幼師班。誰知入學不久的一個晚上,由于不習慣,小張亮半夜從架子床上掉下來,摔折胳膊,任永敏聞訊,急忙親自開車送到醫院急診,並爲她支付了3000多元的醫療費,治好了病。天資聰明的張亮學習十分用功,畢業後又考上西安藝術學院,繼續深造去了。

有一天,渭南市電視台轉給任永敏一封信,是潼關縣港口鄉一個名叫姚江峰的初中畢業生寫來的。信上說,他家是水庫區移民,生活困難,兩個弟弟也要上學,自己眼看就要辍學,請求免費到扶貧技校學習。任永敏專程趕往近100公裏以外的潼關,找到姚江峰家去看望。情況落實後,他當機立斷,馬上帶小江峰到扶貧技校上學;臨離開潼關時,還給姚家留了500元錢,叮囑讓小江峰的兩個弟弟在家鄉繼續上學。
又有一次,聽說大荔縣部分黃河岸坍塌,華原鄉大量耕地“掉河”,群衆生活十分困難,好多學生陸續辍學。任永敏急不可待地趕到大荔,直接去找縣長王煥友,表示願意以優惠辦法培訓災區貧困孩子,並力爭在他們畢業後安排一份穩定的工作。王縣長同意後,縣上還決定承擔一部分培訓費,任永敏便在渭南市臨渭區勞務服務局領導同志的陪同下,專車把華原鄉的29名貧困學生接到扶貧技校來學習。
爲了經常性地幫助貧困地區辍學青年及時得到培訓,幾年來,任永敏主持扶貧技校先後與革命老區延安寶塔區、佳縣、藍田縣紅門寺鄉,貧困地區富平縣底店鄉、臨渭區花園鄉、華縣東趙鄉、南鄭縣合同鄉,以及大荔縣的6個災區鄉鎮,簽訂了減免學費招收學生的合同書。
8年來,共有12000余名學生享受到扶貧待遇,減免學雜費近130萬元,收到社會各類捐助80余萬元。截至目前,除了陝西省內各地學生外,甘肅、甯夏、青海、河南、河北等省區,也有不少學生慕名前來求學,受到扶貧技校一視同仁地熱情對待。

“五連環”創出與衆不同的特色

渭南距西安六十来公里,是关中平原东部最大的地级市。从改革开放开始,到任永敏创办扶贫技校时为止,这里以烹饪技术培训为代表的各类职业教育学校已开办了100 多家,成为中国西部有名的“烹饪城”。
在市場經濟時代,職教技校招徕生源競爭的激烈程度,遠遠超出了人們的想象。這種時候,在這種環境裏,就象“半路地殺出個程咬金”似的,任永敏辦了個“扶貧技校”,一開始,就有不少好心人替他捏了把汗:老任的想法好是好,但在風行各種職業教育的渭南,能不能站得住腳,還要打個問號。
可是,實踐證明,任永敏不單是站住了腳,而且還出乎人們意料地後來居上。
目前,他的扶貧技校已經發展到擁有一個總校、6個分校;從一個學生、帶來兩個學生,發展到在校學生保有量達5000多名;8年來已畢業2萬多名學生,就業率一直保持在95%以上,在渭南地區,乃至全省、西部地區,名列前茅。

任永敏成功的訣竅在哪兒?采訪中,聽說他們在實踐中闖出了一套“五連環”的發展思路,引起記者濃厚興趣。
棗從招收農村貧困青年到招收城市失業青年。

扶貧技校紅紅火火地向前發展,影響越越來越大,不少城市青年聞訊,也趕來報名參加培訓學習。任永敏二話不說,告訴學校招生辦公室,不分城鄉,來者不拒。
在渭南,他們聯合紅旗水泥廠、市橡膠廠、海昌空調銷售部等多家企業的廠長、經理,共同發起了“父母下崗,不讓孩子失學”的助學活動,對于那些願意上扶貧技校的學生,一律予以優待;扶貧技校領導班子成員還在市勞動局的幫助下,和那些廠長、經理一起,與一批下崗特困職工結成“對子”,每人資助2名學生的全部學雜費用,直到下崗職工重新就業爲止。

對外地的城市辍學待業青年,任永敏也是一視同仁,按政策盡量優惠。甘肅、甯夏、青海、河北、河南等省區,都有城市青年來渭南奔扶貧技校的。
甘肅省靈台縣萬寶川農場老職工陳克明,有兩個女兒和一個兒子:亞琴、亞莉和亞明,同在城裏長大,因高考未中,待業在家。爲了讓三個孩子通過職業教育走上成才之路,老陳又是聽廣播、看電視,又是翻雜志、剪報紙,搜集了全國好多地方職教技術學校的資料,並按照資料線索,還專門跑到不少地方去考察,想經過比較,挑選一個放心的學校和可心的專業。最後,終于被任永敏的事迹所感動,便選定了渭南扶貧技校。三個孩子先後以優異成績畢業,分別被安排到渭南、大連等地就業。
棗從培訓青年學生到培訓下崗職工。

自扶貧技校創辦的第二年開始,任永敏便把培訓下崗職工學得一技之長、實現再就業夢想、自力更生擺脫貧困,納入自己的教學計劃。他們先後與渭南市的13家破産、虧損企業簽訂了免費培訓下崗職工的合作協議,使460多名職工得到培訓,並陸續重新就業;陝西化工總廠是他們著力扶持的重點困難企業。經過培訓,這個廠有26名下崗職工留校就業,另外還免費培訓了200名下崗職工,並聯系有關部門予以安置。
幾年來,任永敏的扶貧技校已經幫助陝西、甘肅等省區的特困企業近千名下崗職工經過培訓、重新就業。
甘肅平涼地區友誼革制品廠女工張紅霞,下崗後,沒有了工作崗位,沒有了固定收入,家庭生活困難,丈夫找茬鬧離婚,最後連家庭、丈夫、孩子都沒有了。在下崗工友們的參謀下,她免費進了任永敏在平涼創辦的扶貧技術分校。五個月後,在美容美發班學習畢業,到平涼城裏鬧市區開了個“自強美容美發店”,月收入上千元,不單不再爲溫飽發愁,而且重新建立了新家庭,走上了新的人生道路。
棗從抓職業教育到支援普通義務教育。

在陝西省一次職業教育經驗交流會上,任永敏介紹了他開創的“以商貿補職教,以職教帶普教,以育人濟天下”的辦學新路子,受到省教育部

上一篇: 华山教育集团| 陕西盛华学校国庆晚会策划通知
下一篇: 關于陝西省2020年普通高等職業教育分類考試招生有關問題的通知